您好,欢迎光临西安某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000-9988
联系电话:13978789988
邮箱:12345678@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主页 > 车型展示 > 会议租车 >
韩国“打虎”总统金泳三的成败人生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01-02

2015年11月22日凌晨0时22分,第14届大韩民国总统金泳三因败血症和急性心力衰竭在首尔大学医院逝世,享年88岁。11月26日,韩国政府为其举行国葬,总统朴槿惠、前总统李明博、已故前总统卢武铉和金大中的夫人、卢泰愚的儿子以及96个国家的代表,分别参加葬礼的不同环节。曾被金泳三送入监狱的前总统全斗焕,也不顾84岁高龄亲往吊唁。

金泳三之死引发了韩国社会的怀旧潮,“两金(金泳三、金大中)以后的民主主义”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但民众对金泳三的评价并不算高,《中央日报》与《中央SUNDAY》杂志曾请100名专家对历代总统的领导力进行排名,在业绩、行政能力、经济能力、法治等10项指标中,金泳三只在“与国会关系”一项获得第一。韩国岭南大学对1500名成年男女的调查显示,“对韩国发展做出最大贡献的总统”排名中,金泳三位列第六,还不如一直被他视为专制、腐败、无能的全斗焕。

在野斗争三十年

金泳三政府被称为“文民政府”。有媒体将其理解为“文人政府”,并将金氏誉为“韩国第一位文人总统”,实在过于夸张。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也没有当过一天军人。其实,这与金大中“国民的政府”、卢武铉“参与政府”一样,不过是体现执政理念的宣言而已。

“文民政府”之前,韩国经历过30年的军人强权统治。与内阁满是现役将军的缅甸军政府时期不同,这30年间韩国的国会依然存在,在野党照常活动,各部部长以政客和技术官僚为主。三任国家元首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都是陆军将领出身,但在担任总统前已经辞去军职。也正是在这30年间,金泳三完成了从青年政客向总统候选人的转变,见证了韩国政治的折冲变迁。

金泳三于1927年12月出生在庆尚南道巨济岛上的一户渔场主家庭,自小生活优裕。他在二战结束之后进入首尔国立大学哲学系学习,身上没有日本殖民时期的负担。在校期间,金泳三因演讲获得外交部长张泽相赏识和提携。朝鲜战争停战后,张泽相出任总理,邀请年仅24岁的金泳三担任秘书官。两年后,金泳三回乡参加国会选举,成为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1960年,李承晚政府因大选舞弊引发民众运动而倒台,接替的民主党张勉政府无力应对政局、提振经济。金泳三和一批议员从民主党中出走,组织新民党从事政治活动,开启了他长达30年的在野斗争生涯。他反对无能的民选政府、反对腐败的军界高层,也反对深深勾结的政商体制。无论强势推进经济发展的朴正熙维新政权,还是在血的教训中推进民主化改革的全斗焕政府,都是他带领民众斗争的对象。

其实,在建设国家的诉求和目标上,金泳三与受过美国教育的朴正熙等少壮派军人有很多相同之处。后者针对1960年的大选舞弊案,曾提出中将以上军官应当对此负责、全部退役的要求。1961年政变上台之后,朴正熙也以工业建设作为重中之重,实现了韩国经济的腾飞。

金泳三视朴正熙为独裁者,利用各种场合发动民众,反对朴正熙的政治行动和决策,被视为在野党的旗手。但朴正熙却始终不能让金泳三在政坛上消失,顶多只能使出些压制的小手段。比起三八线以北几番政治清洗后建立“主体地位”的革命领袖,朴正熙只能甘拜下风。

1979年,金泳三当选新民党总裁。害怕金氏继续坐大的朴正熙,试图通过剥夺议员资格降低其政治影响,所采取的竟然是“金泳三对外国记者发表讲话时存在辱容”这种低级理由。更没想到的是,朴正熙还因此丧了命——釜山、马山地区发生反对剥夺金泳三议员资格的游行示威,朴正熙与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讨论应对方案时遭后者枪杀。金载圭表示,这是出于对朴正熙镇压民众主张的痛恨。

朴正熙死后,金泳三一度准备通过选举角逐总统一职,但被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的全斗焕所打断。1980年光州事件后,全斗焕将金泳三软禁三年,但在其发起绝食23天之后让步。金泳三反而因此成为了民众心目中的民主圣徒,拥有了整合各派在野党的政治威望,不断向全斗焕政府施加压力。此后,全斗焕逐步解除限制政治活动的措施,对金泳三这位在野党领袖的态度也越来越客气。1986年举行亚运会前夕,全斗焕甚至主动向金泳三提出政治休战,以求避免在会场附近出现大规模政治集会。

通过选举上台的卢泰愚,面对民众运动更加乏力;而相对保守的金泳三及其创立的统一民主党,也在更为激进的民主派政党面前相形见绌,甚至失去了国会第一大在野党的地位。在政治现实的挤压下,曾经的对手走向了合作,以卢泰愚为首的民主正义党、以金泳三为首的统一民主党和以朴正熙的侄女婿金钟泌为首的新民主共和党合并成为民主自由党。金泳三正是以该党候选人的身份投入第14届总统大选,在朝野保守派的全力支持下当选总统。

以反腐肃贪拉开改革大幕

金泳三在1993年2月25日宣誓就职总统,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挣扎于“中等收入陷阱”边缘的国家。从朴正熙时代开启的“汉江奇迹”,将韩国从朝鲜战争之后的废墟,建设成为国民生产总值超过2800亿美元的工业国家。但高速发展积累的矛盾和产业转型的剧痛,在1990年代同时爆发,连续30年平均8.5%的GDP增幅在金泳三就任前一年只剩下了4.7%,经济低迷、出口乏力,亚洲银行甚至将韩国排除在“亚洲四小龙”之外。

强势政府、地缘政治、家族化企业伴随经济一同发展,政客、军人与商人之间结成了一张严密的网,权钱交易与腐败横行。年轻人对政治丧失兴趣,却对消费无比热衷,他们厌恶艰苦的工作,纷纷涌入汉城等大城市淘金、投机、享乐。金泳三评价:“一度著称于世的韩国人的吃苦耐劳精神,曾几何时,已烟消云散。”

就职演说中,金泳三表示:“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治愈已蔓延于整个的表现为种种腐败现象的韩国病,实现新的腾飞,建设新韩国。”上任伊始,金泳三便从政府自身开始实施改革,废除各种繁文缛节和铺张浪费,甚至将内阁工作午餐精简到只剩一碗面条。1968年朝鲜特工袭击总统府之后被封闭的青瓦台广场,也被再度打开,允许民众参观,一扫前30年政府营造的威权和神秘形象。

实质性的反腐肃贪措施接连出台。金泳三就职3个月后,《公职人员伦理法》修正案得到国会通过,规定包括总统、总理、各部部长、国会议员在内的3万多名高级公职人员要在1个月内登记财产并公之于众。金泳三和总理黄寅性以身作则,率先递交了财产清单。5个月后,《关于金融实名交易与秘密保障的紧急命令》发布,要求在两个月内将非实名账户转为实名账户,使高级官员无法继续使用匿名账户隐匿财产。

这一套组合拳很快取得成效。前任国会议长金在淳被发现其夫人存在不动产投机交易,现任议长朴俊圭则在公示财产后被揭发虚报总额,先后退出政治舞台。媒体和民众对高级官员公布的财产报告深挖细掘,发现了不少隐形贪官。驻巴基斯坦大使金正勋拥有4栋住宅、2处商铺,却申报没有储蓄,很快被发现存在贪腐,继而遭到法办。

“打虎”行动甚至波及到了刚上任的内阁成员。法务部长朴喜泰为女儿伪造身份后将其保送进入名校梨花女子大学、建设部长许在荣偷税漏税、首尔市长金尚哲占用公共绿地扩建房屋的行径都被揭发,相继遭到金泳三解职。一年间,有3635名官员被追究责任或引咎辞职。

曾经执掌政权30年的军界也未能逃过金泳三的铁拳。以调查军火采购弊案为开端,前国防部长李钟久、李相勋、李养镐,前海军总参谋长金钟浩、金铁宇,前空军总参谋长韩周奭、赵隔海等人均被惩处。陆军军级军官中的62%、师级军官中的39%都被更换,以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为核心,以韩国陆军军官学校第11期毕业生为骨干组成的秘密组织“一心会”遭到彻底清洗,总统任免高级军职需要军方认可的制度也被废除。

1995年最后三个月,两只“大老虎”相继落网。10月,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先后被揭发拥有巨额秘密资金,分别高达2000亿、4000亿韩元。11月26日,卢泰愚被捕。12月3日,全斗焕被捕。12月21日,两人同时遭到起诉,罪名除了秘密政治资金问题,还涉及军事政变、镇压民众运动等事项。同时遭到逮捕和起诉的,还包括一批追随全、卢左右的退役将军、国会议员和财团首脑,被视为对30年军人统治的总清算。

1996年8月26日,汉城地方法院判决全斗焕死刑、卢泰愚有期徒刑22年6个月,并分别处以2205亿、2628亿韩元的罚款。经过上诉,全斗焕被改判无期徒刑、卢泰愚改判17年有期徒刑,其他追随者也分别被判处徒刑。这场震动整个韩国的“世纪审判”,被部分民众认为是金泳三总统生涯最大的功绩。但全、卢并未在狱中关押多久,1997年12月两人获得特赦出狱。

令人遗憾的谢幕

虽然“反抗军人强权暴政”30年,金泳三上台之后的行事作风同样专断强硬。他推动金融实名制改革的决策,事先连总统府首席经济秘书都不知情,实施时也是以总统令形式下发,又由国会追认的。金泳三推动修改《劳动法》时,又选择在国会休会期间,于凌晨强行表决,以确保监控劳工团体活动等内容能够通过。“总统本人过分自信、作风极不民主,经常把国务会议及法律程序和制度置之度外。”历史学者金光熙评价。

金泳三有改革政治的勇气和定力,对发展经济却没有洞见和恒心。他上任后提出的“新经济五年计划”只执行了三个月便被弃置。五年中更换了6名总理、7名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各项政策朝令夕改,也使经济改革沦为空谈,最终导致了韩国经济的衰退。对今天二三十岁韩国年轻人来说,因为货币基金组织救济金融事件使父辈失业、家庭陷入困境,是金泳三时代最深的记忆,甚至有人坦言“对他抱有很大的负面印象”。

金泳三执政的五年间,韩国经济由于财团体制的僵化和产业转型的缓慢,靠出口低附加值产品积累的优势逐渐丧失,企业盲目扩大生产,不良贷款逐渐增加。1997年1月,韩国第14位的巨型企业韩宝集团,因无力偿还42460亿韩元贷款宣布破产,成为压垮韩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以此为开端,韩国最大的酒商真露酿酒、全国排位第8的韩信集团、汽车业巨头起亚集团等大型企业相继陷入危机。10月间,宣布破产和濒临破产的上市公司达到了28个。与此同时,韩国外汇储备逐渐降低,而外债不断增加,外企接连撤资,各大银行经营陷入困境,只能靠中央银行提供特别贷款支撑。11月,韩国外债总额达到历史纪录1614亿美元,金泳三只得向货币基金组织提出救援申请。到这一年年底,韩元跌至2067元兑换1美元的最低点。

家人身涉弊案,同样重创了以清廉自居的金泳三。1997年4月,韩宝集团董事长郑谱根承认曾以488亿韩元贿赂诸多政界人士以换取政策支持、政府补贴及指令性贷款等,金泳三的次子金贤哲便是其中之一。他的受贿金额达到66亿元,成为第一个卷入腐败丑闻的总统之子。金泳三也只得承认,“儿子的错误就是父亲的过错”。1998年2月,金泳三在一片谴责声中卸任,离开了青瓦台。

金泳三的总统生涯中,有一件失误的影响延及身后。1994年7月,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去世,原定在该月底举行的朝韩首脑会谈及离散家属见面会只得推迟。但金泳三随后下令禁止韩国民众前往平壤吊唁,使原本趋向热络的南北关系迅速冷却,也使两国首脑会谈推迟到6年之后才开启。或许正因如此,朝鲜一反应对韩国总统逝世的前例,对金泳三去世一事十分冷淡,中央通信社、劳动等官方媒体毫无报道,劳动党和朝鲜政府更是连一封唁电都没有发。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备案号:粤ICP备3265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