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西安某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000-9988
联系电话:13978789988
邮箱:12345678@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隐秘的美国“总统俱乐部”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01-01

毫无疑问,美国总统是当今世界上最受关注的政治人物,而那些已经卸任的前总统们在离开白宫之后,也就离开了公众的视,人们所能期待的基本就是他们的回忆录了。通过总统回忆录,能够窥见白宫内外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然而,卸任总统们是不是因为离开白宫就远离了权力场呢?事实并非如此。

由美国《时代》杂志的南希·吉布斯和迈克尔·达菲合著的《总统俱乐部》,正是揭示了卸任总统们与白宫主人之间隐秘的权力关系。进而言之,战后的历任总统们形成了一个不为外人道的秘密“俱乐部”,即便选举战争非常激烈,这些总统们往往也能相逢一笑泯恩仇。白宫的新主人需要前任们的智慧和经验,但是权力却未必能够分享,卸任总统们也只有跟白宫搞好关系,才可以介入决策过程,扮演幕后智囊的角色。

隐秘的权力关系意味着它无法形成一种制度,因为它不能在阳光之下,就难免波动无常,“总统俱乐部”并非一个实体机构,而是美国总统制度一种非常态的组成部分。

孤独总统需要有个伴

二战之后,美国总统成为世界权力的中心,权力与责任是联系在一起的,权力越大,就要承担越多的责任。对于这一点,杜鲁门总统最有体会,他以副总统之位直接“升迁”为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病逝让杜鲁门不得不成为白宫的主人,但他完全没有为当总统做好准备。

在接任总统之后的第一时间,杜鲁门开始求助前任总统赫伯特·胡佛,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胡佛一直承受着大危机的重责,因为他的对手罗斯福一口气当了四届总统,胡佛就变成了罗斯福的对立面。这位优秀的公关管理专家,一直没有从罗斯福的阴影中走出来,直到杜鲁门上任之后,胡佛终于有了出头之日。杜鲁门的政治经验尚浅,而美国总统这个位子却是那么重要,面临的每个问题几乎都是棘手的,总统每天都需要做决断,而每次决定都会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与生死。

美国领导的反法西斯同盟取得了胜利,但是欧洲却成了一片废墟,数百万人濒临饥荒,如何拯救欧洲就变成了杜鲁门必须面对的任务。而美国国民在战争之后也需要提高生活水平,毕竟在战争期间节衣缩食,现在需要过好日子了。

在战争期间,依靠爱国主义可以将国民团结起来,但是在和平年代,孤立主义又让美国远离旧大陆。杜鲁门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他内心深处是孤独的,独自一人步行到教堂并坐在了最后一排,周围没有人认出这就是美国总统,当看着人们离开教堂的身影时,杜鲁门感到了莫名的孤独。

他在日记中写道:“当家人离开时,我总是感到很孤独,没有人再关心我戴什么领带,理什么发型,穿什么鞋和衣服。”胡佛在一战之后曾经在欧洲组织了大规模的赈灾,这一次,胡佛成为杜鲁门的代理人,冲在了拯救欧洲的第一线,胡佛访问了欧洲和拉美,成为杜鲁门在海外的情报员和公共关系管理人。

对于杜鲁门的“器重”,胡佛激动不已,其实他一直在等待着,但是罗斯福执政的时间太久了。而杜鲁门给了胡佛新生,赋予了他新的政治使命,在胡佛的帮助下,杜鲁门改革了战后美国的权力架构,设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中情局等,组建了更加适应冷战需求的政府体系。杜鲁门能够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可以说胡佛功不可没。杜鲁门与胡佛之间密切的合作,不但共同应对了美国战后所面临的重大挑战,也形成了一种总统与前任之间良性互动的范例,开启了战后“总统俱乐部”的大幕。

总统的孤独感不但与其性格有关,也与时势联系在一起,如果新任总统为履行职责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且外形势比较稳定,那他就不会急于寻求前任的支持和帮助。而战后有好几位总统是由副总统“升任”,副总统听上去很不错,但“其重要性还不如马桶”,所以,这些转正的副总统们在上任之初难免陷于焦虑。

跟杜鲁门一样,约翰逊是在现任总统死后接任的,肯尼迪遇刺之后,约翰逊当上了总统,他还没到椭圆形办公室就给卸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打电话,艾森豪威尔说:我的心和您在一起。事实证明,整个约翰逊的任期中,艾森豪威尔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越南战争的问题上。

高大的约翰逊缺乏决断力,而艾森豪威尔在卸任之后却变得强硬起来,他在任期间结束了朝鲜战争,也没有深度介入越南问题,反倒是提醒国民要对军工复合体保持戒备。但在艾森豪威尔的支持和鼓励下,约翰逊带着美国一步步陷入了战争的泥潭,为了避人耳目,艾森豪威尔作客白宫的事情也在公众视之外。

身在高位的孤独感,只有当事者才能体会,尤其是在面对必须做出的重大决策时,总统的压力可想而知。比如杜鲁门使用原子弹、约翰逊扩大越南战争,这个时候,总统掌握了国家的命运,他们需要为国家、也要为历史负责任,这个时候,前任们,包括昔日选举战场上的对手就变成了知心人。

总统之间的恩怨与底线

虽然总统们形成了一个隐形的“俱乐部”,他们也有共同的体验和经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就非常和谐,在很多时候,这个俱乐部的成员都在掐架。

1972年尼克松赢得第二个任期的胜利之后,他身后已经没有前任总统了,因为他们都去世了。“总统俱乐部”也就名存实亡,而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总统俱乐部则成员众多。能够成为白宫主人的那些人都不是一般人,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权力欲望,虽然总统是个非常累的职位,但是谁都不愿意离开白宫。两个强势的人物在一起,就像刺猬一样会彼此刺痛对方,因此,总统俱乐部所发挥的作用依赖于总统们之间的关系。

杜鲁门和胡佛的关系好,和艾森豪威尔的关系就非常波折。在杜鲁门当总统的时候,艾森豪威尔是一位出色的将军。杜鲁门希望艾森豪威尔能够参与政治,竞选总统,当然,杜鲁门希望他当民主党的总统。后来,艾森豪威尔的确参加了竞选,不过他却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出于选举政治的需要,艾森豪威尔不断攻击民主党及其杜鲁门,但杜鲁门并不以为意,他了解选举的游戏。

真正让杜鲁门恼火的是,艾森豪威尔屈从于极右的麦卡锡主义,没有为乔治·马歇尔辩护,最终导致两个人分道扬镳。直到1960年大选之后,两个人还没有完全和解,在肯尼迪这位民主党总统赢得大选之后,杜鲁门鼓动胡佛成立总统俱乐部,他还对外宣称,艾森豪威尔不是俱乐部成员。

两任总统之间很难相处好,因为选举政治就必须制造出一个对立面、一个攻击对象,尤其是面对重大决策失误的时候,就需要将责任推给前任。越南战争不仅撕裂了美国,还有总统俱乐部,这一点集中体现在尼克松总统身上。

1968年的大选,约翰逊已经宣布不再参选,但是他并没有帮助本党候选人汉弗莱,而是与尼克松勾勾搭搭。尼克松承诺上台之后将延续约翰逊的强硬政策,彼时越南战争到了一个关节点,汉弗莱则批评约翰逊的轰炸政策,呼吁进行和平谈判。就在投票前夕,一项和平协议正在达成,尼克松担心协议一旦达成,他可能失败,于是通过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转告南越的阮文绍拒绝参加和谈,结果这个协议就泡汤了。

尼克松如愿当选,而他的行为却被约翰逊知悉,但为了避免政局震荡,约翰逊选择了沉默,但这也成为尼克松留在约翰逊手中的小辫子。后来,五角大楼文件泄露,越南战争的真相被暴露出来,尼克松及其政府就将责任推到约翰逊头上,越南战争变成了“肯尼迪约翰逊战争”,尼克松希望约翰逊出面来承担,但是约翰逊选择了沉默,尼克松也没有办法,因为自己还有把柄在约翰逊手中。两个人从跨党的隐秘盟友,变成了对手,而且两人之间的关系简直堪比“纸牌屋”。

尼克松虽然因“水门事件”被迫下台,但他并不甘于沉寂,里根上台之后,他又扮演了艾森豪威尔在约翰逊政府时期的角色,不断向里根“递折子”,直到两人在对苏联政策上难以合作,尼克松拒绝支持里根的对苏缓和政策。而里根与福特之间的关系更是值得玩味,1980年大选,里根成为共和党候选人,但福特不甘于失败,福特的幕僚们更是异想天开,要搞出一个“双总统制”,福特不但是副总统,还要管理参谋长联席会议、国家安全委员会等核心权力部门。最终,里根提名老布什当副总统。

虽然这些大佬们的关系反复无常,但是这个俱乐部能够维持下去的底线就是爱国主义、捍卫美国总统制度。他们彼此可以互相攻讦,甚至谩骂,但是共同维护着总统的权威。布什父子同是俱乐部成员,虽然老布什未必能够同意儿子的决断,但是在公共场合也不会以“老子”的身份发表意见。每当美国遇到重大挑战和危机的时候,前任总统们几乎无条件地支持现任总统,这种支持已经超越了个人恩怨。

除此之外,美国的公共舆论也是总统们“团结”的无形压力,能在白宫做主人的这些人,都希望在历史上留下好名声,因此,即便彼此有很多怨恨,也会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大度,时间久了,这种意识就变成了仪式,维护了其他总统,也就维护了自己。

澳门娱乐城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备案号:粤ICP备3265261号